凯尔特人:耕种打铁经商无所不能为何最终龟缩到边缘角落

假如你穿越到青铜时代,掌握冶铁技术,你会如何带领你的部落发展?很多人一定选择开疆拓土,建设城市,完善制度,最终成为一个大大的帝国。

曾经欧洲就有这么一个民族,就有过类似的机会,不过他们的发展却不尽人意。这就是罗马人口中的三大蛮族之一,凯尔特人。

凯尔特人起源于阿尔卑斯山北麓众多河流的发源地带,比如人们熟悉的莱茵河、多瑙河、塞纳河等河流的上游地区,就是凯尔特人的祖地。

鼎盛时期,凯尔特人横跨欧洲大陆,从黑海到不列颠到处都是他们的地盘。甚至在如今的土耳其安纳托利亚高原地带,都有他们的村落。

不过后来凯尔特人就陷入了低谷,最终只龟缩于不列颠群岛边远地带和法国西班牙的一个角落。

而如今,真正的凯尔特人的后裔虽然依然存在,不过古老的凯尔特文化消失殆尽,只留下只言片语。

比起祖先,现在的凯尔特人后裔也产生了分化,形成了不同的民族。比如爱尔兰人、威尔士人、苏格兰人以及法国的布列塔尼人,这些民族的语言虽然都出自古凯尔特人语言,但已经不是统一的语言了。

至于法国人的祖先高卢人,尽管也是凯尔特人一部分,但他们早在罗马时代就实现了拉丁化,一点凯尔特人的影子都没有了。到了中世纪早期蛮族入侵的时代,法国和西班牙都被日耳曼人占领,那更是彻底消除了凯尔特人的印记。

凯尔特人辉煌时期,实际上是有机会成立强大王国甚至帝国的机会的,这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分析。

早在公元前一千年到公元前七百年左右,他们就学会了原始的冶铁技术,这让他们在西欧和中欧地区取得了领先的地位。

奥地利、德国、法国等地的考古过程中,人们在凯尔特人文化遗址上发现了大量的铁炉、铁矛和剑等物品。

现代的考古学家曾经复原了他们的冶铁过程。对于古凯尔特人来说,冶铁是一年中的大事,需要用一年时间准备。

等到了冶铁的季节,他们会筑起一次性的炉子,然后把矿石还原,接着用锤子慢慢敲打。虽然他们的冶铁炉子炉温不算高,没法把矿石铁料等熔化成铁水,但通过锻打的方式,古凯尔特人依然制造出铁制的生产工具和武器。

以后世的技术眼光看,这种锻造技术十分原始,而且费时费力。毕竟一年才能冶炼一次,生产效率并不高。

不过在那个青铜时代,他们的技术却领先了周围部落太多。古希腊和古罗马还在使用青铜的时候,他们已经拿着铁剑征战四方了。

由于使用铁器,凯尔特人的农业比起周边部落来说领先了太多。他们很早就使用铁犁,因此粮食作物如大麦小麦燕麦等得到推广,亚麻等经济作物也大量种植。

据研究,进入铁器时代后短时间内,凯尔特人的人口就由几十万人增长到几百万,这得益于稳定的粮食生产。

手工方面,他们是欧洲第一个加工金器饰品的民族,同时纺织和皮革业也十分著名。这让他们拥有了大量的可以交换的商品,同时由于欧洲大陆到处都是他们的部落,因此凯尔特人不但掌握了商品,还控制了商路。

同时,由于工具和技术的先进,让他们掌握了十分高产的采盐技术。欧洲大陆以盐矿居多,凯尔特人控制了大部分,这让他们成为陆地上的经济霸主,和南边的海洋民族并驾齐驱。

古希腊人最喜欢的琥珀,大都出产自波罗的海沿岸。正是凯尔特人,从北边的部族中收购琥珀,然后贩卖到南边的希腊。这条商路让凯尔特人大赚特赚。

西边,随着古希腊人殖民活动开展到马赛和巴塞罗那,凯尔特人也和他们建立了贸易往来。他们把希腊人的青铜制品、酒以及象牙等贩卖到北方,然后把北方的金银矿产、皮革等原料卖给希腊人。

东边,他们活跃在西亚黑海一带,把这一带的特产交易到欧洲西部北部,有人说他们的冶铁技术可能就是这么来的。

文化上,统一的德鲁伊信仰,拥有了一个完整的神话故事,让各个凯尔特人部落联系紧密。他们拥有着相同的祭祀传统,以及统一的语言。这比起后来的日耳曼人那纷乱复杂的社会体系,统一程度高了许多。

由于语言的统一性,有很长一段时间凯尔特语成为北方大陆的通用语言。因为方便交易,南边的希腊人罗马人、北边的早期日耳曼人、东边的各民族等都愿意接受这种语言,这扩大了凯尔特人的影响。

他们全民皆兵,以血缘为纽带,形成了首领、德鲁伊、骑士(非后来中世纪的骑士,实际上是剑士)普通战士等分工。

和敌人战斗的时候,凯尔特剑士通常上身赤裸,带着夸张的纹身挥舞着铁剑冲在最前头。边上德鲁伊指挥着人们吹响号角,后面跟着穿着皮甲的长矛兵。

敌人往往在巨大的噪音中失神,然后被凯尔特剑士一冲而散,最后被长矛兵收割。

就这样大量勇士加上先进的铁器,使得他们不但征服了阿尔卑斯以北地区,还控制了不列颠群岛。后来,他们更是和古希腊和古罗马纠缠了几个世纪。

古希腊学者斯特拉博曾经描述他们的特点,他说凯尔特人极为好战,几乎每个凯尔特部落都十分的暴躁和狂热。只要有人鼓动,不管对方是本民族部落还是异族部落,人们都一拥而上,以战死为荣。

他们最著名的战绩,就是和罗马人的纠缠。他们曾经入侵意大利北部,被罗马人称为山内高卢,留在法国的既是山外高卢。

公元前390年,在布伦努斯的带领下,凯尔特军队战胜了两倍于他们的罗马人,然后洗劫了罗马城。罗马人用黄金赎回罗马城的时候,有的人抗议凯尔特人的秤作假。布伦努斯拔出剑来威胁说,失败者没有抗议的权利!

这战役之后,罗马人视这些高卢人为死敌,并且把战败的日子定为耻辱日,让后代牢记。

之后,罗马人和凯尔特人打打停停,持续了将近五百年,直到凯撒的崛起,才彻底解决了他们。

小结:语言宗教统一,发达的农业手工业,拥有着经商的头脑,战场上一往无前的凯尔特人,实际上如果整合好的话,是有机会成立一个大的帝国的。

实际上,他们当时处于原始社会末期,出现了阶级分化。如果拿我国的历史来类比,他们和早期的周人或者老秦人还是有些类似的,并且更具优势。只是各种内因外因,导致了他们最后的衰落。虽然不算彻底衰落,比起那些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古代民族,他们的后裔依然生活到现代。只是比起他们的辉煌时期,还是差得远了。

二、凯尔特人辉煌后为何没落,甚至在不列颠群岛也敌不过罗马人、日耳曼人维京人?

如今的凯尔特文化,在整个欧洲来说并不算主流。曾经有过的凯尔特复兴,也只是后人的臆想和附会而已,并不是真正的古代凯尔特的传承。

相比较而言,在凯尔特人崛起的历史时期,古希腊人和古罗马人却迈入了奴隶时代,成为文明的中心。到了现代,这两个古老的文明更是西方文明的源头。

后来日耳曼人崛起,成为中世纪的主流,现在中欧西欧各个民族国家都有日耳曼的影子。

而凯尔特人,却处于边缘地带。他们曾经被罗马人征服驱逐,又被日耳曼人分支盎格鲁撒克逊人统治。如今,只有爱尔兰算是独立完整的凯尔特人后裔国家,其他如苏格兰威尔士都只是相对独立点儿的自治地方。

可以说,欧洲历史上三大蛮族加上古罗马和古希腊,是现代欧洲人的文明先驱。这当中,凯尔特人是最先占据欧洲大部分地区的,如今不论是文化上还是其他方面,却是影响最小的。

凯尔特人虽然有着统一的语言和宗教信仰,但他们的民族认同并不高。他们的扩张,实际上只是人口多了,从原有的部落分出新的部落,然后迁移出去。

各个部落之间也许有着血缘等亲属关系,但他们从来没有形成过有规模的部落联盟。据古希腊和古罗马的学者记载,凯尔特人部落之间的斗争,并不比他们和外族的斗争少。

当时凯尔特人游荡在欧洲大陆之间,小的部落千人,大的部落有二十多万人。有时候,部落之间还会互相劫掠,抓获的俘虏就卖给罗马人做奴隶。可以说这就像后来非洲酋长抓捕其他部族的人卖给欧洲人做黑奴。

以今天的民族集团观点看,罗马人打凯尔特人,那凯尔特人应该联合起来对付罗马人才是。但实际上,罗马人攻击高卢人的时候,其他凯尔特部落袖手旁观,甚至还加入攻击行列。

同时,凯尔特人尽管很善于经商,他们却没有文字。这就导致他们的文明很容易割裂分化,不利于形成统一的国家。

战斗上,凯尔特人军事组织方式进步缓慢,更多的是单打独斗,顶多就是部落偶尔联合,打完就散开。

占据一片地方后,他们也没有正式的划分地盘,而是处于一种游牧游耕的状态。这使得他们长期没有自己的疆界,城防建设远远落后于其他民族。

先说说罗马人。罗马人自从罗马城被劫掠过后,就时时刻刻想着复仇,他们的社会组织模式发展迅速,没多久就占据领先优势。

在罗马人和凯尔特人一决胜负的阿莱西亚战役中,高卢部落的勇猛抵挡不住进退有序的罗马军团,最终一败涂地。

战争结束后,凯撒按照罗马的模式在高卢建设了大量的城镇和道路。最终,有百万凯尔特人成为罗马人的奴隶,留在高卢的部族被拉丁化。

只有少部分凯尔特人龟缩于不列颠群岛,不久凯撒远征,他们失去了岛上的精华地带英格兰地区。

这时候,欧洲大陆的凯尔特人基本上消失殆尽,他们都被罗马化了,不再保留凯尔特文化。

罗马人退出不列颠后,日耳曼人来了。日耳曼人通过和罗马的战争,军事组织模式进化了,这比起几乎原地不动的凯尔特人,还是占据一定优势,加上人数众多,使得他们征服了不列颠南部。

德鲁伊教作为原始的宗教,没有文字记载,全靠口口相传,这在面对新的宗教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抵抗力。基督教的组织模式,更适应当时社会的需要,部落领袖们为了加强统治,纷纷抛弃德鲁伊,转为拥抱传教士。

就这样,随着第一个爱尔兰国王、第一个苏格兰国王的诞生,凯尔特人也失去了大部分的传统。

凯尔特人,他们的血缘流传至今,文化却消失了。如今苏格兰爱尔兰等凯尔特人后裔的传统,你最多追溯到中世纪,除了还被人提起的德鲁伊之类。

古罗马人,他们的文化得以发扬光大,影响世界,但纯正的古罗马人,早就不见踪影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